专访丨植保市场还有没有后来者的财路?

来源:宇辰网 作者:张文森 时间:2018-02-07 分享至:
[宇辰导读]在清查了行业亏本点之后,中交遥感已找出了可行之法。

植保无人机的这片“蓝海”早已被世人看穿,其200多家无人机企业“献身”于此就是铁证。但是,对于这个新事物,将给传统农业带来怎样的颠覆性变革,目前还不够清晰明了。同时,市场风云多变幻,2016年的竞相火拼与2017年的行业洗牌,已经让多数企业生存非常艰危了。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2017年里,业内企业穷极一切终不能扭亏为盈,甚至有三分之一的植保无人机企业濒临破产,那么,让人心塞的亏本点又是什么?同时,极飞的自建植保服务队模式与大疆的硬件销售思路愈发活跃,且新品低价进入市场的势头强劲,并与一批躬耕已久的植保无人机企业形成了相对领跑的趋势,由此来看,是不是植保领域的创业窗口已经关闭了?此外,众企业哄抢千亿蛋糕之下,后来者还有没有辗转腾挪的市场空间呢?

做企业,当以最大程度上规避安全风险为第一要务。那么,苏颖在2016年闯入植保无人机行业是否明智呢?据她透露,在清查了行业亏本点之后,她已经有了一把开启千亿级市场的发财钥匙。

中交遥感载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苏颖∕图 来源中交遥感

苏颖,现任中交遥感载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遥感)董事长。目前,中交遥感已经相继成立了数个子公司,分别承担着无人机整机、管制设备、监管平台的研发以及航空文化普及等项目。在2018年,中交遥感将在业务板块优化升维的基础上,继续突出农林植保、反制设备、监管平台三大业务主项。

操作空间:市场已成形但并不成熟

“无人机在植保领域的相对成熟是市场、政策、技术各个因素叠加的结果。”苏颖笑着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后来者应该向拓荒者致敬,因为他们在冬天里耕耘,比如我们江苏的汉和航空已经开拓了十年,中交遥感从2016年才进入植保领域,可以说‘虽晚未迟’。”

苏颖表示,自己对植保领域的深耕抱有很大信心。其原因在于,她培育了一批具有多年经验与多方资源的技术达人与运营精英,对于她的团队,苏颖本人有一个很好的比喻,称之为“上通天,下通地,中间通空气”的虎狼之师。

专家指出,当前劳动力结构性短缺与土地流转对先进植保机械的需求远胜以往,而且全国统防统治和专业化防治日渐普及并得到了各个层面的响应。另外,从植保无人机的产品周期来看,已经经历了实验、培育、局部放量等阶段,收割订单的快速增长期已在眼前。

所以,苏颖认为中交遥感的进入“火候”刚刚好。

那么,在2017年植保无人机保有量一万台左右之下,市场是否就此成熟了呢?苏颖并不以为然。

数据显示,植保无人机在中国农田的覆盖率为仅为2%左右,相比日本的50%,无人机在中国农业产业中并不普及。

农历年临近,业界展开了对2018年的市场预判,有人说会尸横遍野,原因在于多年不盈利的企业恐怕撑不住了;也有人说会高速增长,理由是国补的进一步落地与市场的多年培育,会引发资本的再度疯狂助推。

对此,苏颖言称自己是持中的。

记者观察到,前段时间的极飞、大疆的新品均以相对低价进入市场。1月30日,汉和的新品发布会上,首次推出多旋翼植物无人机“新物种”金星一号,并以“新主流价格带加速普及科技红利”。

对此,苏颖认为,低价意味着植保无人机更多的进入田间地头,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它改变的力量,总体来说是正向推动力较强,也许对行业是件好事。

与此同时,据《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表述,对符合条件的植保无人机给予了特殊政策,包括配置特许空域、免予计划申请等。相信在新的政策落地及助推下,植保无人机的发展和规模或将迎来爆发期。

技术迭代:喷洒效率高但效果值得商榷

“说起植保,很多人的注意力在会不会飞和作业快不快上,但往往忽视了喷洒的质量和效果。”苏颖说,“让农户真正接受植保无人机,其实并不难,他们也乐意去尝试。因为,就像有了联合收割机,农民再也不愿拿着镰刀收麦子一样。”

业内人士表示,相较植保市场的利好,植保无人机成败的关键,在于品质是不是过硬。

所以,在苏颖看来,包括所有企业的植保无人机在内,仍然有很多难题待解。

首先,再均匀科学的喷头布点方式,终逃不过风场对它的干扰,而且抗风性与穿透力方面尚未出现有效地解决方案。

张小玉对此有过精彩的判读。他指出,飞防植保要回归效果本质,不管从航模玩家还是农资人哪个角度来看,这都将会是行业发展的趋势;植保无人机将会在其喷洒系统方面有技术和思维的突破,虽然现在植保无人机研发的领导企业分别从不同方面进一步优化喷洒性能,但是这些远远不够。

其次,载重与续航时间的突破不易。

据一位资深飞手介绍,现在的植保无人机载重一般在5—20 kg 之间,需频繁的起降更换农药。绝大多数电池维持的飞行时间在10—20分钟之间,需要频繁的更换电池。那么,如果每天工作8小时,需要更换多少次农药,换多少块电池呢?所以,痛点不除,植保无人机需要照料的人数还是减不了。

第三,机型与油电的PK短时间内没有定论。

据中交遥感生产部经理闫廷廷称,现在市面上的植保无人机有单旋翼、四旋翼、六旋翼、八旋翼之分,人们对于机型的争论也在围绕它们展开,但从相关技术专家研究的成果看,未来行业应用级最佳机型或是倾转旋翼。同时,市场上总是乐此不疲地讨论和对比电动和油动的优劣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鞋在脚上合不合适,只有穿的人知道。

对此,中交遥感有何建树呢?苏颖表示,暂不公开,但也无需等待太久,她会在中交遥感的下一代植保无人机发布会上解此疑惑。

那么,是不是解决以上三个问题植保无人机就可以任性翱翔了呢?显然不能。

“从我们了解的市场情况来看,大多数植保公司只是通过提高药液浓度,进而与飞机的飞行速度相匹配,一旦把握不当,药害将在所难免。”苏颖说。

天翔董事长朱秋阳介绍,当下专用航空药剂匮乏,所以一些无人机企业更加担忧的并不是内在的无人机技术层面,而是没有适合飞防植保的专用药剂和助剂,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意思。

“未来的田野,无人机如何辅助精准农业将是关键所在。”汉和总经理孙向东表示,市场上的很多植保企业都把精准农业视为新年发力的突破点,植保无人机产业从现在的粗放式生长逐渐走向精准化是大势所趋。

苏颖认为,国外的农业精准化值得借鉴。例如,农场主首先利用无人机进行对田间地块的实时数据进行分析后,得出农作物生长数据、病虫害情况以及土壤的状况,然后精准施药。而国内,通常是一小块作物出现问题,一整块通通喷洒一遍,劳心劳力又伤财。所以,在植保界,大家提出2018要精准回归,把施多少药与均匀程度作为了攻坚课题。

扭亏为盈:清查行业亏本点找出发财路

据了解,从行业巨头的做法看,极飞显然是自建植保服务队,并与农药、农资经销商合作,成为了坚定的服务供应商,而且在新疆等地的作业收效明显,但各方面开支也很大,盈利层面讲并不大。此外,大疆沿用硬件销售思路,目前销量可观,但有一部分仍积压在代理商手里,没有形成战斗力,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赚到钱了有点牵强。那么,其他企业就更不用说了。

“企业不赚钱应该说是不道德的”在苏颖看来,目前植保企业“只烧钱不盈利”的大势并非不可逆。据她透露,中交遥感在深入分析了植保行业亏本点后,已经找出了可行之法。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尺子,丈量着别人,也同时丈量着自己,我在进入这个行业后,一直在思考中交遥感的赢利点在哪里,同时,在不断的试错中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和她聊企业发财之道,你会感觉如沐春风,豁然开朗。

那么,苏颖的植保无人机发财之路究竟是怎样的呢?

她认为,她过滤了植保无人机产品、飞防植保队、农资与农药经销商的所有亏本点,使之服务盈利合而不同。

首先,在产品层面,利用中交遥感先进的遥感、测绘技术的使用,也将使农业生产大数据化、精准化。她举例称,如通过无人机遥感器采集的信息,可以分析具体的病虫害类别,更有针对性地防治,而且现在已有试验性的应用。

其次,在作业层面,探索无人机集群作业,解决一台植保无人机需要两到三人伺候的窘境。她表示,要分两个阶段来实现。第一阶段是数据共享,比如每次作业都要先进行地块测算,每个人都在算1加1等于几。那么,我的思路就是实现数据共享,由我来算好1+1=2,再给到每个植保无人机去做。第二个阶段是数据交互与集群化作业,这是终极目标。那时,一个人可以拉着多台无人机一起出去,在同一个大服务器的支持下,各干各的事,从根本上解决对人力的过多依赖。

第三,在后勤层面,进行模块化拆解与集中化维修。苏颖分析道,在田间地头当场进行无人机的故障处理是非常头疼的,哪怕是一个很小的问题,如水管漏水、喷头堵塞、电调烧了、桨叶坏了等都比较麻烦,撒出去再多的维修师傅也无济于事。我们的做法是减少后勤服务,全部元器件模块化,用备件解决一切问题。施药过程中,机臂坏了怼上去,电调坏了怼上去,就这么简单。同时,把精干的维修技术人员集中在“家”负责维修,形成了如流水线一样维修体系。

在记者看来,苏颖的这套盈利理论实际上就是减少人力成本,各个环节都在体现着其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企业理念,与她的精明干练如出一辙。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