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八:三十年来我在北京飞航模的场地,都有哪些梗?

来源:宇辰网 作者:杨炯 时间:2018-02-22 分享至:
[宇辰导读]航模运动必须有传承才能开展。

我的航模生涯开始于小学的操场,第一次见到体育老师飞航模,我就软磨硬泡,不到三年级就加入了航模队。那个时候到现在正好三十年。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塑胶跑道,操场都是野草,可以随便踩。当然更没有人跟你讲什么安全问题,后面几年里从小直升,手掷,弹射,橡筋一个个做过来,都是在操场试飞,偶尔老师带我们去大院外边的麦田大飞一次,我们都小心怕踩坏庄稼。

第一次参加航模比赛是五年级,大概90年,也是在野外田地进行,一脚一个的踩在剩在地里的秸秆,咯吱咯吱的比起比赛来有趣的多。

大概91年,六年级第一次去看专业比赛,无动力留空,地点是永定河河滩,就在卢沟桥下面。从小进城从这过,从没想到飞飞机,这块这么合适,空域宽广,气流复杂。那天得冠军的飞机再也没下来,我不知道他是该高兴还是沮丧。从那时起,稍大的飞机都会来这里飞。

时间过得很快,初中还在镇上科技站免费跟大同学混着玩,高中在海淀住了校,航模基本无缘了。 97年上了大学,航模协会的招新开始了另一个故事。新建的协会,一穷二白:没钱没技术没设备。大学基本上是甲醇发动机的油动遥控航模,这种没人带是不可能开展的,所以大一大二就在跟孙教授学习,跟小飞协斗嘴和没完没了的学习,思考,自绘图纸和火箭模型的制作中度过了,线操纵和遥控航模都在大二放了单飞,飞行场地就在主楼前小花园开展和北航操场。那时候还没有塑胶,更没有人工草皮,飞飞机也不会有大爷出来呵斥,一切那么自然。偶尔也去永定河,但是固定翼航模在石子滩起飞损失很大,而且不久永定河就灌了水,永远不能再飞了。

99年因为开始做冯如杯,一大堆稀奇古怪飞机要试飞。几个航模爱好者常去的场地进入了视线,十三陵水库,航空博物馆以及科源机场。十三陵水库也是石子滩,地上比永定河还坑洼,那个时代没车实在太远,就去了一次再也没去过。航空博物馆有一块平整的土地,非常适合飞行,经常周末几队模友在那碰面,飞的不亦乐乎,可是后来飞了几年改造就不能用了。 从九几年到本世纪初用的时间比较长的,就是科源机场,北京鹫峰山下,一块水泥跑道的正经机场。对于当时的模友,这块场地实在太奢侈了,开始大家给看门大爷送个烟送个酒,就进去蹭飞,后来开始收费,大爷的标准是有飞控的一天一千,没飞控的200。这个价对学生来说有点高,不过正经试飞还是花钱来这里。科源机场有两个“梗”:一个是飞远了有一处电磁干扰,飞机从那过就失控;另外周围村民已经快成专家了,飞机掉进他们果园,他们就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一眼就能认得,你是遥控还是有飞控的,你是进口设备还是国产的不值钱,然后你不掏点钱就别想拿走了。所以,我工作后能不在那里飞的就不去了,科苑老板的一句话:养这机场我一年二十来万呐,都靠造船养着。你们要飞的都得加会员,北航的都去找xx君!当时北京唯一一块正经飞行场地控制在两个人的称兄道弟之间,奇怪奇怪。

本世纪初,我留校工作后,试飞变成工作。场地的问题就比较突出了。那时候协会我也还去参加活动。所以北京各种能飞的地方都飞了,主要是各个学校的操场,捻滩水库,回龙观断头路,亦庄断头路,空港工业区,后沙峪。 去各个学校操场主要是表演和交流活动,其实原本都有爱好者在玩儿,但是操场的条件就不大一样了,有的四面环楼,有的大树参天,而且都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人多,遥控航模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每次都让我们很害怕,最可怕的还是那些热情的小朋友,他们甚至等不了飞机落地就凑过来,所以表演必须有人看人啊。

捻滩水库,是一个长达十几年的航模飞行圣地,从两千年我知道,一直到一零年还能飞。虽然比较偏僻,没有公交,周围连吃饭地方都没有,但是没水的水库,那空域实在太诱人。不过周末经常有一批无线电爱好者在这里活动,搞得飞机莫名失控;还有一个死亡角,大家摔飞机大多在那里。虽然这样,每次飞到天黑看不见大家才肯离开。记得有一次去做实验,我开了金杯(那时我是b本),带几位同学去飞,结果中间有急事离开,虽然各种赶,回来已经天黑很久。开着笨重的金杯冲上土坡,那会儿只有我敢,所以他们只能等,电话里讲被蚊子各种聚餐。这事愧疚一辈子。几年前听说下水库的几个路口全被堵死,后来开始开发,这块开放的场地永远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回龙观和亦庄在开发初期有很多断头路,就是很宽的路铺好了还没有与其他路连接,也没有灯杆,于是两个地方在几年里面成为模友飞行的热点。每次飞行都有好奇的村民过来围观,他们最爱问的是:这一套得多钱啊。但是两个开发区进展的都比较快,没飞几年就没了场地。记得回龙观飞的时候,一位同事说我们要是在这住那多方便,结果多年以后我们都住这里了,但是想飞行?门儿都没有。

一零年后做实验基本上都在后沙峪那块工地,一直到最近建了房子才停。国际展览中心后面一直就是一大片空地,空域优良,沙土地。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大多飞epo的飞机和直升机多旋翼,起降不再需要滑跑。场地里面全是一人高的草,飞机掉了还是要找一阵子的。有时候跟玩儿越野的碰上,可是要注意安全,汽车漂移起来不长眼。当时协会有个常来飞的同学,毕业工作就住了这里,但是他的房子在建的时候,我的飞机撞过。

对于我来说,空港工业区那块场地是有幸福感的,没错,就是机场旁边n公里,后来看到有人在这里被抓,后背直发凉。大概在一零年以前航模协会组织大飞活动都在这里,我飞的少但是搞定了烧烤的流程。于是每次活动,烧烤成为标配。这几代会员明显经济条件有所改善,都是自己买飞机买设备,工作的也有汽车了,每次一出去就是几十架飞机还有遥控车可以玩儿,玩儿的不亦乐乎。这的最大问题就是机场,我们其实感到过,有次活动下午,突然一架运输机超低空从我们头上略过,大家下了一跳。

讲了这么多,基本上玩儿过的地方都说到了,要是还有那就是单位大厅了,做一些基本调试都在那里。对别人安全,又不会被打扰。就是对飞手要求高了些。不过飞飞也就练出来了。

我曾经跟别人说过:一个国家没有航模运动就没有航空工业!因为航空工业的特殊性在于他要依靠从研究,设计,生产,商务,需求和最终使用者整链条的航空素质。素质这东西,不是看了书就能学到的,它是一种固化在血液里面的东西,是一些共识或特殊的常识,看书是不可能背下来的,只能靠泡在这个环境里一点点浸润。所以当前无人机行业人才紧缺,航空工业各种心脏病,用户需求各种千奇百怪,等等,说到根上跟两代人没有正经航模运动都有关系,我们现在国家整体航空盲。现在的无人机圈像极了一群半路出家的二和尚煞有介事的在那讲经,一群啥也不懂的吃瓜群众过来:大师给我们讲个姻缘吧,大师给我们讲个财运吧……其实看看我的发展道路,你就能发现里面是有缺陷的。我的所有技术全部来自实践经验,而不是计算和统计。我认为,航空工业从没有到先进至少需要铺垫三代人,第一代靠着兴趣建立基础和框架,完成基本条件建设并把航空精神传给第二代人,第二代人则拥有条件进行工程技术实践,探索航空规律和安全,之后的第三代人才有条件进行核心技术的开发 以数学为核心工具创造核心技术。之后的人才能开始以自有核心技术开始进行推广和发展。

作为北京这个全国经济和教育高速发展的地方,在国内率先具备航模运动的条件。但是航模运动在三十年里各种排挤,连一块正经的场地都没有,当前因为某些问题,趋势还在继续收紧。我给小孩子们做演讲说过,我们这一代航模爱好者身上都有伤,为什么?因为这种运动必须有传承才能开展,我们自己摸索出现事故就很难免,我真的不希望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给航模一片天空,让我们的孩子不再航空盲。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