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丨对于航空工业,素质和知识哪个更重要?

来源:宇辰网 作者:彭辉 时间:2018-02-28 分享至:
[宇辰导读]90年代航模被“打入冷宫”,导致“两代人没有航模运动”。

 

作为普及航空知识的最好方式,航模运动在我国一直以来的普及率都比较低,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贯彻奥运战略之后,航模被“打入冷宫”,直接导致“两代人没有航模运动”。

在业内专家看来,这是航空工业缺乏底蕴的重要表现,当前无人机行业真正人才紧缺、用户提不出合理需求、航空工业各种心脏病说到根上都跟没有航模这样的运动普及导致整体上的航空盲有关。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需要更多的是航空素质,而不仅仅是知识。

 

 玩航模的小朋友/图 来源网络

普及率很差但比赛拿金牌最多的运动

 

在世界大赛中,中国拿金牌最多的项目,“不是什么乒乓球、不是体操,是航模。”厦门天源欧瑞科技有限公司CEO谭戎之前从事过航模、现在从事无人机研发,不过在他看来,虽然我们国家在全球的航模运动比赛中金牌最多,但航模运动一直没有起来,普及率很差。

“中国的航模爱好者有种阳春白雪的感觉,曲高和寡。”谭戎说,从五几年到六几年到七几年到八几年,尤其是在空模和航海模型上,我们几乎可以说是全球领先,当然这种领先指的是专业队。模型运动在当时属于“举国体制”的一部分,由各地体委组织。随着上世纪90年代奥运战略的实施,不是奥运项目的航模运动逐渐被抛弃。1993年,航模最后一次在全运会亮相,此后,各省市航模队纷纷取消。

与国内不同的是,国外的模型运动都是以俱乐部形式,玩航模是爷爷带爸爸,爸爸带孩子。这种俱乐部体制,极大地提升了普及率。我们的普及率为什么上不来?谭戎说,第一是费用很高,玩航模是个烧钱的事情;还有一个是空域、地形的限制,也会阻碍普及;此外也存在配套设施较差的问题,“比如我在玩航模,期间出了小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弄,但又找不到谁来帮我。”谭戎说,航模爱好者理论上需要变得全能,但也有很多爱好者其实只是愿意飞愿意驾驶。欧美因为传承好,让这项运动的开展显得更加容易,比如德国汉莎航空有上万人,其中男的八千多人,有六千多就是航模爱好者,光是汉莎航空内部的模型比赛就如火如荼,谭戎说,你到国外可以看到各个飞行俱乐部,有专门的航空申报、专门的教练,俱乐部里有低中高配,有空管等。还有就是他们有各种活动,由俱乐部举办,生厂厂家赞助,水平高的参赛者,可以不用交钱。相比之下,国内玩航模的人很少,现在最多也就几十万。而在原本基数很小的情况下,因为消费类无人机的介入,就显得更少了。

航模运动普及率的低下,在北航无人驾驶飞行器设计研究所工程师杨炯看来,后遗症也很明显,甚至可以说也是现在中国无人机一切问题的所在。“中国所有的无人机问题,用户的整体素质不够,提不出好的趋势,以及使用无人机能力太差,老摔机,不会修,还有无人机研发人才缺乏,其重要的原因,一个是中国无人机市场不成熟,但最重要的问题都可以归结到两代人没有玩航模的薄弱基础上。”他说自己小时候玩航模,是因为在北京的特殊环境下可以玩,跟自己同龄的很多人其实连航模都没见过。对他来说,从小玩航模的“这颗种子从木质航模发展为遥控航模,然后开始设计航模,再发展成cad和三维建模以及有限元分析,再到飞机结构设备,最后变成飞行器总体。”

杨炯说,航模运动是普及航空知识最好的手段,但是中国有两代人没搞这个运动,导致几乎整个国家航空盲。“如果父母是航空盲,他们能灌输给孩子航空运动思想吗,能把航空的设计、制作、使用这些?灌输到下一代吗,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是现在这一代孩子开始学,他们学起来以后灌输给他们的孩子。”这个过程,他觉得需要经过两到三代人,中国人的航空素质才能起来。经过两到三代人的积累,航空工厂里才能招到进来就能干活的师傅,招来的设计师一来就会画飞机。“中国一切无人机行业的现状,不满意的地方,最后的根源全在这里。”

兴趣爱好大不过功利心和实用主义

 

航模运动的落后直接反射到行业内,在杨炯看来就会出现例如无人机公司招不到人,或者招来的人不会干活的问题。即便是那些航空院校的人,也大多只是属于以生存为目的,教给他们知识,而不是以兴趣为目的提高自己的素质,这两个在他看来有本质区别。“航空工业的发展是需要素质的,不止是需要知识。这里的素质指的是习惯,素质反应在工作中是一种工作习惯,这个习惯是教不出来的。我干这个活的时候天然的就知道哪个螺钉该用什么螺丝刀,天然地知道哪个机翼不能碰,这就叫素质,这些东西要教的话就太累了,把它全部写成条款得写几本书,谁能背的下来?靠的是你小时候玩过,你自己就知道,中国缺乏具有航空素质的专业人员。”

谭戎也表示招人的时候也会遇到这样的烦恼,“我们现在招无人机设计师或者总的架构师,要么就是找从大飞机团队下来的人,要不然就要找有航模团队经验,又接受过一段无人机熏陶的人。”他说,现在各个无人机公司里面能够做大拿的也是这样,要不然就是大飞机团队出来,要不然就是有航模经验但转型无人机行业较早。

杨炯把中国现在的航空工业形容为是靠着一群只有知识没有素质的人撑起来的,民用无人机产业发展如今进入瓶颈期,在他看来也是因为这个问题。“国外人家很小就在玩,在飞飞机,玩涡喷,小时候玩涡喷长大了很可能就是涡喷设计师。中国一个二十多岁毕业的大学生到了航空发动机生产厂,可能都不知道是啥。”

也正是因为国内航模运动没有起来,中国的航模工厂生产的产品绝大部分都是外销,而外销的目的地,正是欧美。

谭戎担任过厦门模型协会会长,“我做的六年间每一年都在厦门轮训小孩,有小学级,有初中级,有高中级的各种模型培训,小学级基本上属于普及,每年轮训有五千人。初中的飞机接触到遥控,高中就是直接参加国际大赛。一旦拿到金牌,在高考的时候有加分,对于孩子有帮助。而且,现在全国中小学生也有各种比赛,像航空有“飞行北京”,汽车有“驾驶未来”、海模是“我爱祖国海疆”,这些成绩教育部认可,在很多省的高考或中考加分有效。不过,在他看来,这些运动之所以很多人去参加,也是因为有加分的存在,功利性很强。“所以为什么航模在国内普及不了,也是这个原因,如果没有加分,不是奥运比赛项目,国家就不重视,没加分,就没有人去玩。国外更多的是兴趣爱好,而且是传承很多,由爷爷到孙子一直传承。所以机械制造比较发达的地方,如美国德国,对模型的普及率都非常高。”谭戎说。

而在杨炯看来,“一个国家没有航模运动就没有航空工业。”因为航空工业需要研发人员和最终使用人员在涉及研发、生产、销售等全产业链环节具备很好的航空素质。而在我们国家,现在指得上的设计飞机的那些人,都是后发的,都是在学业完成以后,才开始学习航空知识。在他看来,一个人最良好的提高自己素质的年龄已经过去,“从小没玩过,长大了只能学知识,不能学素质。”这在他看来是很大的问题,但目前也没有办法解决得了,只能等。

航空素质差距的缩小需要顶层设计

 

不过,针对多数国人从小连航模都没有玩过,从业者也大多只是知识的学习,而不是航空素质的提高。朗星无人机系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伏虎表达了不一样的看法,他表示,爱好不一定会转换成职业。而且,中国对航空的热爱程度其实不亚于欧美,比如现在玩无人机的人其实很多,需求强烈,从扰航事件到禁飞,说明中国人非常爱玩无人机,也渴望玩无人机。“我们跟欧美差距比较大的是通航产业”,究其原因,主要是受限于政策,因为低空领域并没有开放。一旦低空开放,玩私人飞机、通航飞机的欲望会特别强烈,所以在他看来,减小差距的方法就是:低空开放。“打个比方,现在国内老喊修通航机场,就跟汽车一样,光修停车场不修路,汽车工业是得不到发展的。我们要修机场,更要低空开放,这样必然就会赶上欧美。”他承认,有关航空素质的问题,以及涉及到传承的问题,我们之前确实比较弱,也没有带起来。但是从无人机来说,跟欧美差距不是很多。”尤其是在民用无人机领域。关于这个问题,杨炯认为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做,别人没做,“实际上其实主要就是因为我们有个大疆。”

刘伏虎不太认可从小玩航模了解航空知识了做无人机就更好,因为在他看来玩航模和无人机是两个概念、两个思路。“无人机是可以多次重复使用的飞行器,航模是满足自己个人需求,可能重复率不会那么多,更个性化一点。”他说,即使玩过航模,做无人机同样需要系统理论化学习,加上工程化思维,如果你没有玩过航模,通过系统化学习,去玩无人机,两者的起点,其实并不是很大。

刘伏虎说,我们做无人机、学航空的,并不一定需要很多人都懂这个事情。就像做汽车的,可以说我们中国汽车素养比较低,小时候没玩过汽车赛车;玩滑冰的人说中国的短道速滑素养比较差,这样一来就有点偏了。“航空是一个非常窄的知识面,如果大家都懂那当然好,但是也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懂,应该更中性地去看这件事。”他说在航空素质上,我们确实跟国外有差距。现在大家想玩,也确实存在政策壁垒,但差距主要是在通航产业。要缩小差距,就要开放低空。“这几年国家政策回归,要大力发展航空,发展大飞机。一旦国家政策到位,青少年自然而然就会去学习,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在他看来,国家政策就是引导,比如要大量发展大飞机,国家定了大方向后,高校就会设立大飞机班、设立适航专业、设立一些民航专业,这些自然而然就会跟上,大学设立这些专业以后,中小学也自然而然就会跟上,这个一定是顺应顶层的设计,从上而下,否则设立这样的专业可能就没有用——“毕业后去哪,找什么工作,出路在哪里?”

 

 

 

 

 

更多无人机行业资讯,请关注宇辰网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免费阅读。

声明:宇辰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宇辰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宇辰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宇辰网的追责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请分享

关注宇辰

每周十大热门文章

喜欢就买

推荐